久丰财经

下潜吧!战斗蛙人

点击量:93   时间:2018-11-08 08:55

  德军蛙人驾驶数十艘人操鱼雷多次攻击盟军,击沉英军3艘扫雷舰、1艘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,但自身也损失惨重。

  潜水作战

  1944年7月

  其他很多国家如俄罗斯、瑞典等也都发展了自己的湿式蛙人输送艇。值得一提的是瑞典的SEAL SDV型运输艇。这是一款水面/水下混合运输艇,它既可以在水面航行,也可以在水下潜航。当在水面上时,最大航速达30节,续航力达225海里;在水下时,则能以4节的航速行驶10海里。显然,水上水下这种切换,使得该运载器可以充分发挥水面速度大、水下隐秘的优势,先从水面高速航行,接近目标时再转入水下潜航,隐蔽接近敌人。该艇能一次运载8人,包括2名驾驶员。

  谈兵·故事

  蛙人部队往往肩负着危险和隐秘的任务,例如在敌人的后方海域进行侦察,消灭敌方的导弹机动发射装置和防空设施,或破坏敌方水利工程、指挥所等。这类任务都要求蛙人们尽可能隐秘地接近敌人。

  1941年12月

  湿式蛙人运输艇虽然通过全封闭形式避免了水流对蛙人的冲击,但是蛙人们在潜行过程中,依然全身沉浸在冰冷的海水里,对体力消耗很大。同时,蛙人身穿厚厚的潜水服,必须通过氧气瓶呼吸,这也影响了蛙人的身体状态,时间一长,还会影响抵达后的战斗力。

  德军蛙人驾驶人操鱼雷攻击盟军,击沉万吨轮船1艘、战列舰1艘、驱逐舰1艘、护卫舰1艘、扫雷舰1艘和小船数艘。

  越南北方两名蛙人潜入西贡港口,在美国的卡德号护航航母上安放了80公斤炸药,引爆后,形成一个长8米的破洞,造成5人死亡(一说55人),船只大量进水,沉到了15米深的港口底部。

  ——蛙人著名战例

  这种战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得到更好的发展。意大利的人操鱼雷上面有两个特制的座位,由潜水员跨上鱼雷直接操纵。作战时,潜水员坐在驾驶舱里驾驶着鱼雷靠近敌舰后,将雷体与雷头分离,并将装有大量炸药的雷头固定在目标上,然后将其摧毁。“二战”期间,德国、意大利都曾用这款利器击沉盟军舰艇,而英国方面也还以颜色,用其炸沉了意大利的战舰。“二战”期间,蛙人运载器共出击42次,击沉、击伤舰船22艘。

  小型蛙人推进器劣势明显,那就是速度慢、航程有限,当战场局势决定船只或潜艇必须停留在目的地较远的地方、需要潜行距离较长时,便力不从心了。而且一个推进器只能供一两个蛙人使用,在大海中不容易保持队形。因此,湿式蛙人运输艇(SDV)应运而生。

  干式蛙人运载器——水下豪华大巴

  冷战时期,美苏两国在全球剑拔弩张。这时派遣蛙人彼此渗透,成为双方常见的斗争模式。在一些局部战场,蛙人也成为重要的秘密战线的组成部分。同时随着导弹、雷达技术的发展,过去以水面舰艇或潜水艇投放蛙人的方式风险越来越高。蛙人们常常需要在距离目标较远的地方下水,然后到达目的地。因此,需要推出小型化的运载设备,美苏为首的各国都在这方面有了突破。

  如果说小型蛙人推进器是水下摩托,那么湿式蛙人运输艇就是水下吉普了。由于采用封闭结构,蛙人在运载器里面可以不受行进中海水的冲击,节约体能,同时更大的体积也能装备更强的推进器,因此速度和航程提升限制得到释放。同时,一次性运载数名蛙人及其设备,也便于迅速形成战斗力,执行团队任务。

  ASDS的容量比之前的湿式蛙人运输艇大得多。其排水量达到55吨,可以搭载18人,其中包括2名驾驶员和16名全副武装的乘员。由于高压舱中配备了供氧系统和空调系统,不仅为乘员提供足够氧气,还能够滤除空气中的杂质,保持适宜温度。由于船壳得到加固,可以潜入数十米深的海中,避开海面风浪,减少颠簸。在ASDS的舱室中,蛙人可以脱去潜水服,丢开氧气瓶,安静地休息,非常有利于在战斗前保存体力。接近目标区域后,蛙人再穿上潜水服出舱执行任务。

  蛙人潜水器,顾名思义就是用于潜水状态下的推进设备,目的是帮助蛙人(潜水员)更轻松地到达目的地,完成破坏、侦查、攻击、撤退等战术任务。

  我国海军陆战队近来公布的征兵宣传片中,出现了蛙人从潜艇中出来,并使用蛙人运载器潜行的镜头,这一镜头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同时,据美国媒体报道,预计在2019年2月交付首艘新型干式蛙人运载器。神秘的水下战士——蛙人使用的潜水器有哪些类型,又经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?

  现代蛙人坐骑主要包括小型蛙人推进器(DPV)、湿式蛙人运输艇(SDV)、干甲板掩蔽舱(DDS) 以及大型干式蛙人运载器(ASDS)等。

  谈兵·起源

  为了实现隐秘性,蛙人就不能随便冒头,只能在水下行进。然而,人类本身并不适合长时间在水下行动,即使穿着潜水服、戴着氧气瓶,水底的行动依然是极其危险的。如何让蛙人们尽可能安全和迅疾地通过敌控水下区域,到达任务目的地,令海军头疼了很久。

  1944年8月

  西亚强国伊朗,基于波斯湾特殊地理环境和假想敌美军的特点,也以小型潜艇作为跟踪、偷袭敌军的重要手段。2006年伊朗国产潜艇鲸鱼号下水,总统内贾德亲自出席仪式。鲸鱼级排水300吨左右,船员5人,另可搭载20名突击队员,技术上与朝鲜的鲨鱼级颇有渊源,但更加先进。当前伊朗装备的微型和小型潜艇至少有十多艘,对霍尔木兹海峡形成渗透式防御。

  此外,ASDS在前面和侧面装有探测、导航和防碰撞声呐,甲板处集成摄像机、电子潜望镜、通信天线和GPS,加上惯性导航系统,确保航行准确。

  最基本的蛙人坐骑,称为“小型蛙人推进器”(DPV),尺寸不大,一般是1米长,最大的也就两米。在此基础上升级的单兵作战蛙人运载器(DPD)稍大,其重量几十公斤,最大的不超过100公斤。

  干式蛙人运载器造价高昂,并有诸多技术门槛。因此有的国家干脆采用微型潜艇来完成蛙人投放。这方面颇有经验的是朝鲜。朝鲜长期与美韩对峙,常用微型潜艇侦查半岛沿海,获取军事情报。朝军拥有百艘左右小型、微型潜艇。其中主力是300吨左右的鲨鱼级小型潜艇(音译山高级)和100吨左右的鲑鱼级微型潜艇(音译玉高级)。这两款潜水艇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制造,使用柴油发动机,航速约10节。朝鲜潜艇技术落后,但其因地制宜,发挥体型小、噪声低的优势,频频躲过韩国海军的搜捕。

  现代蛙人坐骑升级记

  除此之外,湿式运输艇还趋向于模块化设计,以多个不同模块的组合替换,实现单兵模式和多人模式、不同人数和任务搭配之间的切换。此外,依靠本身的体积和性能,湿式运输舱正逐渐从辅助运送特战队员的单一功能,朝着支持、执行特种作战的综合性方向发展,并可以作为水下通信网的节点,完成定位、导航、收发信息等任务。如果在运输舱中配备小型攻击武器(如微型鱼雷甚至导弹),还可以直接发动攻击。

  为此,美国海军叫停了这个项目。直到2016年,美军与洛克希德·马丁公司签订了价值1.66亿美元的合同,计划在未来5年内建造3艘新型干式作战潜水器,并预计在2019年2月交付首艘运载器。这种新的替代品效果如何,大家在拭目以待。

  杨益

 

  小型蛙人推进器最大的优势是结构简单、操作方便、成本低廉、易于普及,此外其体积小便于携带。而劣势就是推进力弱、速度较慢,一般最大航速只有3至6节,只相当于人跑步的速度。当然,对于蛙人来说,有这种水下设备确实可以提升机动力。

  自古好货不便宜。干式蛙人运载器功能如此先进,价格自然不菲,甚至直接影响了其使用。ASDS于1994年由诺格公司正式开始研制,1996年开工建造,并于2000年在珍珠港亮相。ASDS原计划建造12艘,后来削减为6艘。原预算为1.6亿美元,单艇造价为2500万美元。但在ASDS-1号造出时,已经花费8.85亿美元。除去研制费用,ASDS-1号的建造成本高达3亿美元。据测算,若建造6艘ASDS,费用将会超过20亿美元,比其他国家的攻击型潜艇都贵。

  目前世界上较为先进的湿式蛙人运输艇,是美国的Mk-8 Mod1型(美国称为海豹输送系统,因为常用于投放海豹突击队)。其全长6.7米,艇身横截面呈矩形,在6节的航速下,能够运载6人(包括2名驾驶员)行驶70海里。它可以以核潜艇为母船,由特制的潜艇搭载舱携带,也可以由作战支援水面舰艇投送,还可以“坐飞机”从C-130大力神运输机空降,目前美国和英国军队有装备。

  史上最早的一次潜水作战,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。南方的微型潜艇亨利号,1864年2月17日夜通过释放炸弹的方式,炸沉了北方巡洋舰豪萨托尼号,而亨利号随后也被爆炸波及葬身大海。这一战严格说来,不能算是蛙人战例,而是潜艇作战。但亨利号长12米,航速只有4节,只能近距离航行,这些却与现代的蛙人运载器有类似之处。

  源远流长

  面临朝鲜微型潜艇的频繁扰袭,韩国海军在潜艇作战方面也颇有心得。韩国现役的海豚级小型潜艇,大致与朝鲜的鲨鱼级相当,搭载人员少于鲨鱼级。而新研发的KSS-500A小型潜艇,排水量500吨,用锂电池提供电力,水下航行可达3周,并自带光电、雷达、卫星通信以及电子安全保障系统,甚至还可以发射小型无人机。该艇标配武器为两枚重型鱼雷及4枚轻型鱼雷。

  到20世纪,潜水战进一步发展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意大利海军推出了“人操鱼雷”。1918年,意大利蛙人驾驶这款人操鱼雷潜入港口,炸毁了奥匈帝国的战舰。

  1964年5月

  击沉万吨轮

  目前多个军事强国,如美国、俄罗斯、德国、澳大利亚和意大利等,均发展了成系列的小型蛙人推进器。例如美国的Mk8-SH型、俄罗斯的Protei-5型、德国的“黑影”-730型、澳大利亚的AV-2型以及意大利的XK-2型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其中,美国的推进装置最为精巧,采用可变螺距的螺旋桨推进,同时在精确导航方面领先;俄罗斯的Protei-5延续俄系高机动、易上手的特点,在航行速度、续航力和操作简便性方面独占鳌头。

  1998年6月

  随着冷战进入尾声,美军在全球制霸,其蛙人的投放距离大幅度延长,美军考虑为蛙人提供干燥温暖的环境。为此,大型干式蛙人运载器(ASDS)诞生了,它又被美国称为“高级海豹输送系统”。

  微型潜艇突击——投放别出心裁

  朝鲜一艘鲑鱼级微型潜艇被韩国渔船的网挂住,后被俘获。

  谈兵·发展

  小型蛙人推进器看似简单,但在水下战斗中,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环。其未来的发展趋向,主要在于增大潜水深度,提高续航力,提高航速,提高负载能力以及更多样化的性能。简单说就是潜得更深、游得更快、运得更多。

  人操鱼雷已经具备了诸多蛙人运载器的特色。和现代蛙人运载器不同的地方是,它不单纯是一种运载工具,而且还是一种自爆型武器。

  通俗说,小型蛙人推进器就好像一辆水下摩托车,车体上安装上推进装置,还有简单的水下导航、通信等信息系统。蛙人使用这个设备时,可以说是“骑坐在上面”,有的还需要捆绑在上面一起前进,同时使用信息设备,确保在行进中保持方向路线,并与队友保持联系。

  炸毁扫雷舰

  意大利蛙人马切格利、杜兰德搭乘潜艇秘密进入亚历山大军港,用人操鱼雷炸毁了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。

  湿式蛙人运输艇,可以看作是早期“人操鱼雷”的升级版。它采用全封闭结构,但不密封,舱室内充满海水。由于早期是从鱼雷演变而来,这种运输艇可从潜艇鱼雷管释放,也可以从潜艇专门的舱口或水面舰艇释放。体积上看,湿式蛙人运输艇远远大于小型蛙人推进器,六七米长的很常见,可以运载五六名乃至近十名蛙人。

  小型蛙人推进器——水下摩托车

  为了配合运输艇,美军还专门研制了配套的“干式甲板换乘(掩蔽)舱”(DDS),用于实现蛙人从干区(母舰)到湿区(运输艇)的切换。DDS为水密耐压结构,外形为两端呈半球形的圆柱体,状似一个大号锅炉。全长11.6米、直径2.7米,重29.5吨,固定于潜艇后甲板。舱体采用与洛杉矶级核潜艇耐压壳体一样的HY-80钢,还专门有内肋骨加强。舱内有注排水系统、供气系统与水下照明装置,还装有可收放的导轨。

  湿式蛙人运输艇——水下吉普车